出身富贵的王光美:晚年工资保姆管儿女称不敢让她拿钱

夫人王光美,是一位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、数学女王、中国第一位原子物理硕士。

这样一位出身不凡,且地位尊崇的贵夫人,生活却过得非常简朴。尤其是晚年,她的处境可以用“艰苦”来形容,一件背心,穿出了好多个破洞都不肯换。

王光美的儿女们在接受采访时说:“妈妈晚年的时候,家里都不敢让她拿钱,就连她的工资,包括我们给她的生活费,都是交给保姆阿姨来掌管。”

她的父亲王治昌,曾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,后回国担任农商部参事,官至农商部总长。

母亲董洁如则出生于经济殷实的富商家庭,是一名端庄大气的闺秀。同时,她也是中国的第一批女大学生,曾就读于天津北洋女子师范学院。

王光美兄弟姐妹众多,她在11个孩子中排行第7。良好的家庭环境和教育理念,使得他们从小就明白了学习的重要性,长大后,也都在各自的领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:

二哥毕业于清华大学,后取得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硕士;三哥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,后成为国内著名医学专家;四哥毕业于清华,是著名的电子专家;五哥则加入了抗日时期“飞虎队”,成为了一名王牌飞行员。

上学时,她成绩优秀,尤其是理科,尤为出色。曾在北平举行的中学生数理化会考中名列前三,成为了声名远播的 “数学女王”。

1939年,18岁的王光美考入辅仁大学物理系。大学毕业后,她继续在辅仁大学理科研究所就读,1945年获科学硕士学位,成为我国第一位原子物理硕士。

因为在专业领域内的突出表现,王光美不久就拿到了美国两所常春藤院校的博士录取通知书。她踌躇满志,满怀期待,准备朝着她的“居里夫人”科学梦前进。

1946年春节,原本已经着手办理出国手续的王光美,因为一张神秘的纸条,而遭遇了人生的第一次重大选择。

原来,在大学期间,王光美通过家人的引荐接触了地下党,并成为了一名优秀的革命青年。而就在当时,、及美国三方为实施停战协定、妥善处理两党军事冲突和其它军机事务等的需要,成立了一个北平军调部。

因为缺少英语翻译,军调部方面向英语能力优秀的王光美发出邀请,希望她能担任翻译人员。

是出国深造,未来成为一位女科学家,还是留下来为革命工作,为祖国的明天贡献自己的力量?王光美不禁陷入了纠结之中。

经过一番慎重的思考,王光美选择了后者。虽然明知道这条路非常艰辛,但她还是毅然决然地留了下来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后,双方互生爱慕。共同的革命事业,让两个人很快走到了一起。

当时,年龄比王光美大13岁,而且两个人的性格也截然不同。严肃沉稳,王光美活泼开朗。

但这并没有影响两个人的感情,反而因为彼此个性的互补而更加稳固。王光美曾说,他对是从敬重、同情再到怜爱的。还说,不仅是她的丈夫,还是战友,更是老师。

出生于农民家庭,生活非常质朴。而出身富裕家庭的王光美丝毫没有不适应,反而在经历了革命的淬炼后,从原本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闺阁小姐,变成了烹饪和缝纫的高手。

她不仅把的生活照顾得井井有条,还把和前妻所生的5个孩子都接回了北京,和自己和的4个孩子一起抚养,组成了一个10多口人的大家庭。

她甚至将伙食分成几个等级,最好的给,孩子们次之,而自己则是最差的。

知道后,埋怨王光美“偏心”,说夫妻应该同甘共苦。而王光美却说:“身体是革命的本钱。你身上肩负的是国家的担子,可不能垮。”

作为的机要秘书,王光美不仅是丈夫工作上的得力助手,也是生活中的贤妻。

因为工作繁忙,经常加班到深夜,王光美也因此调整了自己多年的作息规律,每天陪丈夫加班,给他做宵夜。

按照当时的规定,夜里加班有夜餐补助,但王光美从来没领过这笔钱。直到他们的秘书看不下去了,偷偷帮领了两年的补助。知道以后,心里很不安。为了退还补助,硬是把伙食费减少了三分之一。

1959年4月,当选为国家领导人后,摆在他面前最大的难题,就是国内落后的经济形势。为此,他多方调研,参与并制定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政策和措施。

与此同时,决定扭转中国外交的被动情况,开始启动与亚非国家的外交之旅。1963年4月,计划出访亚洲四国—印度尼西亚、缅甸、柬埔寨和越南。

了解到王光美一贯以朴素形象示人,周恩来特意到家里来考察两人出行的服饰,并提醒:“这些衣服不符合出访国家的季节性,而且太旧,王光美同志作为国家主席夫人,更应该注意服饰。”

1963年4月12日,和王光美一行抵达印度尼西亚的首都雅加达,受到了总统苏加诺的盛情款待。

42岁的王光美,身着中式旗袍,胳膊上挽着精致的手提包,脸上带着优雅端庄的微笑,那绰约不凡的风姿,使得外国友人纷纷注目,更被海外媒体盛赞为“当代中国最美的女人”。

不仅气质不凡,王光美还因为机敏的应对能力和不俗的谈吐,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因为问题来得很突兀,王光美有点猝不及防,于是问他是哪里的记者?当对方回答说他是 《巴黎画报》的记者时,王光美立刻联想到,当时中国和法国还未建立外交关系,于是警慎地说:“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

王光美微笑回答:“巴黎是一个很不错的城市,有著名的巴黎圣母院,有卢浮宫,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我可以去看看。”

她考虑到,当时中国与美国的关系紧张,而法国在西方国家阵营里保持着一定的独立性,这位记者很可能是代表政府或机构来试探中国对法国的态度,因此不得不保持谨慎和敏感。

当年,陪同伉俪出访的工作人员说:“王光美作为共和国历史上第一个走出国门的,仪态优雅,尽显东方女性神韵和魅力,为出访大放异彩。”

因此,王光美的外交之行引起了很大的轰动,新中国女性的形象也因此为世界所称道。

一次,阿富汗国王和王后来华访问,与会面时,提出想见见刘家的孩子们。

原来,因为生活过于节俭,当时孩子们的裤子上全都有补丁,一时之间根本找不到可以穿出去见外宾的衣服。而且时间匆促,临时去买也来不及。

急中生智下,王光美想到了一个办法:在孩子们裤子补丁的地方绣上一朵朵小花来遮盖。

当时,有一群生活在深山里的贫困母亲,因为经济条件差,所处位置偏远,她们当中80%以上是文盲,50%患有各种妇科疾病,生存环境非常恶劣。

为了帮助这些贫困母亲及家庭改变现状,国家在1995年发起了“幸福工程”公益项目,而这个项目的首任组委会主任,就是王光美。

在之后的11年里,王光美拖着病体,把自己的全部心血投入到了慈善事业。在她的努力下,幸福工程救助贫困母亲行动在全国设立了389个项目点,投入资金3.1亿元,救助贫困母亲及家庭15.4万户。

不仅多方奔走,她还“以私济公”扶持工程。在工程资金匮乏的时候,王光美毫不犹豫地拿出自己家传的珍品去拍卖,而拍卖所得的50多万元,全部捐给了幸福工程。

那是1996年的一天,王光美在整理家里的器具时,无意间从一个老箱子里翻出了一个小茶碗,不禁两眼放光,激动得手直抖。

她兴奋地说:“这是我小时候过生日时父母送我的礼物!如果拿到市场上去卖,能卖个不错的价钱。”

孩子们虽然支持母亲做慈善,但考虑到这个碗对母亲有着特殊的意义,就劝她不要卖了。

王光美却说,“只有实实在在地帮助到人,这些东西才有意义。那么多贫困母亲和孩子没饭吃,我留着这些干什么!”最终还是拿出去卖掉了。

家里的东西拍卖完后,王光美又开始打起自己每个月离休金的主意。不仅如此,儿女们每次回家看望她,给留下的钱,也被她捐给了幸福工程。

有一次,儿女们发现妈妈的背心上有好多个破洞,于是就问照顾母亲的赵阿姨为什么不给妈妈买件新衣服。赵阿姨无奈地说:“你妈妈留不下钱的,有一点儿钱她都会捐出去。”

儿女们心疼妈妈,苦口婆心地劝说妈妈为自己的身体着想,但王光美表面上答应了,实际上只要钱到了手上,她还是左手进,右手出。

但为了给幸福工程筹款,王光美仍然忍着病痛题写书法,让孩子们拿去拍卖。当得知书法被拍出了20万的高价,并且已经全部捐给了幸福工程时,一直躺在床上的王光美,竟然激动得站起来了。

2006年10月13日,王光美因心脏衰竭,病情危重。弥留之际,王光美艰难地对守在床边的子女们说:“嫁给你们的爸爸,我不后悔……”

最后,她交代女儿:“一定要把‘幸福工程’做下去。”女儿含着眼泪答应了,王光美这才欣慰地说了一声:“拜托了!”

王光美去世第4天,中国扶贫基金会正式授予王光美“中国消除贫困成就奖”称号。

年轻的时候,为了革命事业,她毅然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机会,和成为一名像“居里夫人”一般伟大科学家的梦想。

到了晚年,仍拖着病体为慈善事业奔波操劳,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仍然牵挂贫困的百姓。

王光美的身上,浓缩着无数为祖国献身的革命者们的高贵品质。他们这种克己为人,无私奉献的精神,也永远值得后人缅怀和敬仰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